欢迎来到珍阅科技商城!
首页 > 小说 > 欧·亨利短篇小说集
收藏商品

欧·亨利短篇小说集

价格 ¥ 25.8
运费:包邮 热销:0 件 奖励:0 积分
数量
库存100
  立即购买 加入购物车
新品推荐

热销排行

内容简介

        《欧.亨利短篇小说集》精选了欧·亨利短篇小说代表作:被人们所熟知的《麦琪的礼物》、《*后一片叶子》、《带家具出租的房间》,拜金主义背景下发生的《财神与爱神》、《擦亮的灯》……

       《欧.亨利短篇小说集》主人公多是小职员、警察、流浪汉和贫穷艺术家之类的小人物,但同时又是恩爱的夫妻、守信的友人、舍己为人的平民英雄等。小说构思精致机巧,情节张弛有度,结局往往出人意料,整体风格乐观诙谐,行文间充满机智。

        他的故事展现出令人啼笑皆非的悲悯、独特的幽默和不到*后一秒*猜不到的结局,带给您拍案叫绝的读书体验。它们描绘了广阔的世界,从他挚爱的纽约街道,到国界以南充满异域风情的地方。

作者简介

      欧.亨利(1862-1910),是享有国际声誉的美国短篇小说家,被称为“短篇小说大王”、世界三位短篇小说大师之一。一生共创作短篇小说近300篇。他的小说情节生动,结构紧凑,故事奇特,可读性强,而且经常有令人意想不到的结尾。他这种独特的创作风格,对美国现代短篇小说影响很大,在文学史上占有不容忽视的地位。

目  录

麦琪的礼物 /001

警察和赞美诗 /008

财神与爱神 /016

钟摆 /025

菜单上的春天 /032

后一片叶子 /040

忙碌经纪人的浪漫史 /049

带家具的出租房 /055

命运之路 /064

一千美元 /094

女巫的面包 /102

艺术良心 /107

擦亮的灯 /116

伯爵和婚礼上的贵宾 /132

咖啡馆里的世界主义者 /141

没有讲完的故事 /149

埋藏的宝藏 /158

哈莱姆区的悲剧 /172

出租马车车夫的故事 /181

哈格雷夫斯的骗局 /188

黄雀在后 /205

诗人和农夫 /223

市政报告 /231

拉格斯:一个经纽约人的造就 /253

夤缘奇遇 /260

再配混合酒 /268


显示部分信息

前  言

麦琪的礼物

一美元八十七美分。一共就这些了,其中六十美分还是分币,这些分币都是一分两分积攒起来的。每次为了省下这点钱,黛拉都要和杂货商、菜贩子还有肉贩子讨价还价半天,弄得面红耳赤。这样的行为给她落下了一个“吝啬鬼”的坏名声。黛拉数了三遍,还是一美元八十七美分,但是明天就是圣诞节了。

很显然,别无他法了。黛拉只好倒在破旧的小沙发上号啕大哭。这使她产生了一些独到的感悟:生活由哭泣、微笑和抽噎三部分组成,而抽噎占据了生活的大部分。

当这家的女主人渐渐平息下来,我们不妨来瞧瞧她的家吧。这是一套带家具的出租公寓,每周租金八美元。尽管现在还没到无法用言语形容的地步,但是离乞丐的境地也相差不远了。

楼下的门廊里有一个信箱,但是没有信件投进去。还有一个电铃按钮,但是世上的活人决不会愿意去摁它。墙上还贴着一张卡片,上面写着“詹姆士·迪林厄姆·扬先生”。

“迪林厄姆”这几个字是这家主人家境宽裕的时候加上去的,那时他每周能拿到三十美元。而如今,周薪已经减到二十美元了,“迪林厄姆”这几个字也变得模糊起来,似乎正在考虑,是否要缩减成一个“迪”字,以此来显示谦逊呢。但是,每当詹姆士·迪林厄姆·扬先生回到楼上的家中,詹姆士·迪林厄姆·扬夫人(也就是前面介绍的黛拉)就会一边叫着“吉姆”,一边把他拥入怀中,这一切都是如此美好。

黛拉痛哭之后,便在脸上扑了些粉。她站在窗前,呆呆地望着灰色的后院,一只灰色的猫正在灰色的栅栏上漫步。明天就是圣诞节了,可是她能拿来给吉姆买礼物的钱只有一美元八十七美分。她已经积攒好几个月了,把能省下的钱都省下了,但也只有这些。一周二十美元的收入实在不经花,开支总是比她预算的要多得多。只有一美元八十七美分可以给吉姆买礼物,她的吉姆。她花了好多时间在心里盘算,要给吉姆买件好礼物。这礼物要精美、珍贵,而且要纯正——一件差不多配得上吉姆的礼物。

房间的两扇窗子间有一面大穿衣镜,或许你在八美元的出租公寓里看见过这样的镜子。一个瘦长灵活的人可以通过镜子中来回扭动的影像,相当准确地获得对自己容貌的一个概念。黛拉身材苗条,早已精通这门艺术了。

突然,她在窗前一转身,站到了镜子前面。她的眼睛闪闪发光,但是不到二十秒,就陡然失色了。她立即解开她的头发,让它完全披散下来。

现在,有两件东西给詹姆士·迪林厄姆·扬夫妇带来强烈的自豪感。一件是吉姆的金表,这是他的祖父传给他的父亲,他的父亲又传给他的;另一件就是黛拉的头发。如果示巴女王住在对面的公寓里,黛拉总有一天会把头发悬到窗外去晾干,只是为了让那位女王的珠宝和首饰相形见绌。如果所罗门国王把他所有的珍宝都堆到地下室里,而国王本人来充当门卫,吉姆每次路过都会拿出他的金表,就为了让他嫉妒得吹胡子瞪眼。

黛拉的头发绕着她垂下,层层的涟漪、熠熠生光,恰似一道棕色的瀑布。头发垂到膝盖,对她来说简直就像一件长袍。随后她神经质地快速将头发挽了起来。她踌躇了一会儿,然后站定,不经意间,一两滴眼泪溅在了破旧的红地毯上。

她穿上一件棕色的旧外套,戴上一顶棕色的旧帽子,裙子一摆,飞快地出门下楼,来到了大街上,眼睛里还闪烁着星星泪光。

她在一个招牌前停了下来,上面写着“索弗罗妮夫人——专营各种头发制品”。黛拉飞奔上了楼梯,稍稍镇定下来,还喘着气。那位肥胖的夫人实在太白了,冷若冰霜,跟索弗罗妮的雅号一点都不相称。

“你愿意买我的头发吗?”黛拉问。

“我买头发。”夫人说,“摘掉帽子,让我瞧瞧你头发的成色。”

棕色的头发如瀑布般倾泻而下。

“二十美元。”夫人说,用手熟练地托起头发。

“快给我钱。”黛拉说。

啊!之后的两个小时就像长了玫红色的翅膀,飞逝而去。别去理会这些词不达意的比喻吧,而她正在各个商店搜寻给吉姆的礼物呢。

她终于找到了,它真是为吉姆量身定制的。她已经找遍了其他所有的店铺,还没见到像这个这么合适的。这是一条白金的手表链,款式简单大方,没有过多的装饰——正如所有好东西一样只依靠本身上乘的质地取胜。它正好与那块金表相匹配。她一看到它就知道,这非吉姆莫属。她花了二十一美元买下了那条表链,带着剩下的八十七美分匆匆回家了。配上这条表链,吉姆在任何场合都可以毫无顾虑地看时间了。尽管那块金表很昂贵,但用的是破旧的皮表带充当表链,他有时会偷偷瞟上一眼。

当黛拉回到家后,从陶醉中清醒了些,变得审慎理智起来。她取出烫发铁钳,点燃煤气,开始修补因为爱情和慷慨而带来的损坏。这是一项了不起的任务,亲爱的朋友们,巨大的任务啊!

不出四十分钟,她的头上布满了紧贴头皮的一绺绺的小发卷,使她活像一个逃学的学生。她在镜子前站了许久,用挑剔的眼光看着她在镜中的样子。

“吉姆看见不把我杀了才怪呢,”她自言自语道,“他肯定会说我像个科尼岛上歌剧合唱队里的姑娘。但是我又有什么办法呢。啊!一美元八十七美分又能做什么呢?”

到七点钟,咖啡煮好了,火炉上的煎锅也烤热了,准备煎牛排。

吉姆一向准时回家。黛拉将白金表链叠成两段放在手中,坐在靠近门的桌角上,吉姆总是从这道门进屋。随后她听到他开始上楼的脚步声,有一会儿她脸色煞白。她有个习惯,要为日常生活中的琐事默默祈祷,现在她小声说着:“主啊,请让他觉得我依然漂亮吧!”

门开了,吉姆走进来,随手带上了门。他看起来瘦而庄重。可怜的人,他只有二十二岁,却要负担起一个家庭的责任!他需要一件新外套,而且他没有手套。

吉姆站在门内,一动不动,像是猎狗嗅到了鹌鹑的气味。他目不转睛地看着黛拉,眼中浮现出一种黛拉无法明白的神情,这种神情使她感到害怕。这不是生气,不是惊讶,也不是指责,不是恐惧,不是她预料中的任何一种神情。他只是带着这种神情直直地盯着她。

黛拉绕过桌子,向他走去。

“吉姆,亲爱的,”她叫道,“不要那样看着我。我把头发剪了卖掉了,是因为我不能不在圣诞节送你一份礼物。头发很快就会长出来的,你不会介意吧?我不得不这样做。我的头发长得特别快。吉姆,说‘圣诞快乐’吧,让我们高高兴兴的。你一定不知道我给你准备了一份多么精美漂亮的礼物。”

“你把你的头发剪掉了?”吉姆费力地问道,似乎经过苦苦的思考,他也没能明白这个明摆着的事实。

“剪掉卖了。”黛拉说,“无论如何,你还是爱我的,对不对?没有了头发,我也还是我,是不是?”



0


电话
1863030896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