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来到珍阅科技商城!
首页 > 励志 > 假如给我三天光明
收藏商品

假如给我三天光明

价格 ¥ 6.0
运费:包邮 热销:0 件 奖励:0 积分
数量
库存100
  立即购买 加入购物车
新品推荐

热销排行

编辑推荐

 

时常听家长说起孩子不愿意读名著。想过为什么吗?编者认为一是没有选到好书,翻译、编译差,字体小,错字多,无插图、枯燥乏味...... 二是孩子读不懂,没有人帮他们扫除阅读上的字词障碍、理解障碍,并和孩子互动讨论,帮孩子解答疑难。
本套丛书是专为中小学生编著,由23位知名语文教研员审定并推荐,着重关注“素质成长”的励志版名著。所有的编排都是从阅读兴趣入手,就是为了让孩子愿意看,并能够很快地读进去。
每一部经典名著都是很好的教科书,本套丛书是专为中小学生编著,由知名教育专家和语文教研员审定并推荐,特别关注每一本名著中所传递的宝贵人生经验和成长智慧。邀请名师引导阅读,精心批注,解决如何读、如何练、如何考的问题。针对每本书做一个“阅读规划”,对学生自主或课堂阅读进行引导。zui终使学生了解并学习所阅读图书的情感与价值观,达到在阅读的过程中获得感悟、学习文学知识、积累写作素材,做到读有所得。

 

内容简介

《假如给我三天光明》是海伦 凯勒的自传作品。本书共分为两个部分,第 一部分主要写了海伦变成盲聋哑人后的生活。刚开始,海伦的情绪非常暴躁,常常发脾气,她感觉不到现实生活中的爱,她的内心充满了对光明的渴望。直到安妮莎莉文老师的到来,才燃起了海伦对生活的希望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海伦在老师和亲人的陪同下,学会了阅读和写作,认识和体会了许多不同的事物。凭着海伦坚强的意志,她闯过一个个困境,从考入大学到走进社会,一路的艰辛和努力,足以让我们动容。第二部分是海伦的散文代表作《假如给我三天光明》,这是本书中*精彩、*有影响力的篇章。在散文中,海伦假想自己如果有三天的光明将会去做什么:第 一天,她要看到老师和亲朋好友,好好端详他们的面孔,将他们的外貌深深地印在心上。第二天,她要去参观博物馆、戏院或电影院,了解人类和自然界的真实面目。第三天,她要在现实世界里,在从事日常生活的人们中间度过平凡的一天。三天的活动,充实而短暂,海伦以一个身残志坚的柔弱女子的视角,告诫身体健全的我们应该好好珍惜生命,珍惜时间,热爱生活,关爱他人。

作者简介

  海伦 凯勒(1880~1968),美国作家、教育家,生于亚拉巴马州。海伦出生19个月时不幸患病,两耳失聪,双目失明。7岁时,安妮?莎莉文担任她的家庭教师,从此成了她的良师益友长达50多年。在莎莉文老师的帮助下,海伦成功就读于马萨诸塞州剑桥女子学校,后又进入哈佛大学的拉德克里夫学院学习,1904年以优异成绩毕业。大学期间,她出了第 一本书《我的生活》,它不仅给盲人而且给千千万万健康人带来了鼓舞。后来她成为一名社会活动家,到美国各地以及亚洲、欧洲发表演说,为盲人和聋哑人的教育事业筹集资金。第 一次世界大战期间,她曾访问多所医院,慰问失明的士兵,她的精神和意志赢得了世界各国的崇敬。1964年海伦被授予美国公民荣誉——总统自由勋章,次年被推选为世界十大杰出女性之一。
  她一生共写了14部著作,主要作品有《我的生活》《我的老师》《愿我们充满信心》及散文《假如给我三天光明》。
  海伦?凯勒享年88岁。去世后,世界各地都开展了纪念她的活动。她终身致力于服务残障人士的事迹,曾两次被拍成电影,影响遍及全球。

目  录

我的生活
生命之初
顽皮的盲童
走出“埃及”  
我的老师 
亲近自然 
“爱”是什么 
思想的珍珠 
圣诞快乐 
行走在波士顿 
大海历险记
山林秋思 
踏雪寻欢
跳跃的语言
霜冻王
驱除阴霾
语言之美 
灿烂的日子
学在剑桥女子学校 

......


显示部分信息

在线试读

生命之初
“我”出生在一个幸福的家庭,备受家人的宠爱。“我”在六个月大的时候,已经能发出像“你好”“茶”“水”等简单的词的读音,“我”对许多事物充满好奇,甚至渴望模仿别人的行为。可是有一天,当“我”醒来,发现自己既看不见也听不见时,“我”陷入了无尽的悲伤……
我带着某种敬畏,我开始记录下我过去的生活。我仿佛是带着一种迷信的犹豫,揭开了那缠绕着我童年时代的金色薄雾似的面纱。撰写自传这项任务是困难的。当我试图将我早期的诸多印记分门别类时,我发现经过衔接过去与现在的几多岁月之后,事实与想象似乎已经没什么区别了。现在可以说是成年后的我在想象中描绘着自己孩提时代的经历。回顾我生命初的阶段,一些画面依然在我脑海中鲜活生动,但是“囚狱般的阴影笼罩着剩下的记忆”。此外,童年许多的快乐和悲伤已经褪色。而在我的早期教育中,许多至关重要的事情也在我不断成长的兴奋中被逐渐淡忘。所以,为了不那么单调乏味,我将在一连串粗略的勾画中,试图只呈现那些对我来说有趣、重要的情节。
1880年6月27日,我出生在塔斯甘比亚——美国亚拉巴马州北部的一个小镇。
我的父系祖先,是定居在马里兰州的瑞士移民凯思帕·凯勒。我的瑞士祖先中有一位曾是苏黎世的位聋哑教师,出于机缘巧合,他竟然写了一本关于聋哑人受教育的书,有句话是颇有见地的:“一个国王的祖先中不一定没有一个奴隶;同样,奴隶的祖先中也不一定没有人当过国王。”
我的祖父,凯思帕·凯勒的儿子,来到亚拉巴马州这片广袤的土地,后定居下来。我曾经听说祖父每年都要从塔斯甘比亚镇骑马到费城,购置农场所需的农业用品。我的姑妈一直保存着许多当年祖父写给家里的书信,信中描述了这一旅途中迷人而生动的景象。
我的祖母是拉法叶一个副官亚历山大·摩尔的女儿,是早期弗吉尼亚殖民地地方长官亚历山大·斯泼茨伍德的孙女。她也是罗伯特·E. 李的堂姐妹。
我的父亲亚瑟·H. 凯勒,是一名同盟军上尉,而我的母亲凯特·亚当斯是他的第二任妻子,比他小很多。她的祖父本杰明·亚当斯和苏姗娜·E. 古德希婚后许多年一直住在马萨诸塞州的纽伯利。他们的儿子,查尔斯·亚当斯出生在纽伯利港,后搬到了阿肯色州的赫勒纳。当南北战争爆发以后,他加入南方军队成为一名陆军准将。他和露茜·海伦·埃弗雷特结了婚,露茜和爱德华·埃弗雷特、爱德华·埃弗雷特·希尔博士同属于埃弗雷特家族。战争结束后,举家迁往田纳西州的孟菲斯市。
直到那场剥夺了我视觉和听觉的疾病来临前,我们居住的地方很小,仅有一个方形的大房间和一个供仆人睡觉的小房间。在南方,人们习惯在自己的家园旁边加盖一所小屋以备不时之需。内战结束后,父亲也盖了一所这样的小屋,在他和我母亲结婚后,他们就住在那里。小屋完全被攀缘的葡萄藤、蔓延的蔷薇和金银花覆盖了。从花园里看,它像极了一个用藤蔓搭成的凉亭。小小的走廊在满眼的黄色蔷薇和南方茯苓花的景致中被隐藏起来,成了蜂雀和蜜蜂喜爱的领地。
我们一家居住的宅院,离小凉亭只有几步台阶。它被叫作“绿色常春藤”,因为房子和周围的树、栅栏都被美丽的英格兰常春藤包围着。这个老式的花园是我儿时的天堂。
在我的老师到来之前的日子,我常常沿着坚实的黄杨木篱笆,凭着自己的嗅觉,感受那初开的紫罗兰和百合花。在心绪不宁之时,我也会去那儿,把灼热的脸颊藏在那清凉的树叶和草丛中,寻求慰藉。完全将自己沉浸在花的海洋里是多么愉悦啊,我幸福地漫步到一处又一处。忽然间,我来到一株美丽的葡萄藤下,凭着它的花和叶子,我认出了这就是花园尽头缠绕着那倒塌了的亭子的那一株。这儿还有绵延的铁线莲(别名铁线牡丹、番莲等,有“藤本花卉皇后”的美称),低垂的茉莉和一些香气扑鼻的被称作蝴蝶百合的花儿,因为它们易碎的花瓣就像是蝴蝶的翅膀。但在所有的花中还是蔷薇可爱。我从来没有在北方的花房里发现如同在我南方的家里一样,爬满如此令人心醉的蔷薇。它们那长长的藤一串串悬挂在门廊上,空气中弥漫着它们的芳香,没有丁点儿尘土的味道;而在清晨,经过朝露的洗礼,它们是如此柔和,如此纯净,我禁不住好奇:上帝花园里的水仙也不过如此吧。

我生命的初始是如此简单,就像其他的每一个小生命一样。我来,我看,我挣扎。就像每个家庭迎接个婴儿的到来一样,为了给我起名儿总是争论不休。这个家庭的个孩子是不能随随便便起名字的,每个人都这么强烈地认为。父亲建议用米尔德里德·坎贝这个他非常崇敬的祖先的名字,并且拒绝参加更多的讨论。后来还是母亲解决了这个问题,她希望我以她母亲婚前的名字命名,就是海伦·埃弗雷特。但是在带我去教堂的途中,父亲兴奋得忘记了这个名字,这很自然,因为这个名字是在他拒绝参加的讨论会上决定的。当神父问他为这孩子起什么名字时,他只记得要以我外祖母的名字为我命名,于是,他给这个孩子起了“海伦·亚当斯”的名字。



0


电话
18630308967